聯合報七十周年聯合報七十周年聯合報七十周年聯合報七十周年聯合報七十周年
「聯副70.台積電青年文學」系列論壇,每週五上午10:00與您空中相見!

聯副 70 線上論壇

聯副 70 線上論壇

10/29

螢幕穿牆人——文學與影視的對話 (講座介紹)

主持人 Kristin

主講人 李屏瑤 & 鍾旻瑞

  • 台積電
    青年論壇
  • 追憶
    似水年華
  • 聯合報
    文學大獎
  • 台積電
    文學獎

    節目表

  • 10/29

    10:00

    螢幕穿牆人——
    文學與影視的對話
  • 11/05

    10:00

    文學還在嗎?——
    自媒體狂潮下的現代文青
  • 10/08

    再次回顧

    跟我一起走!──
    踏查與書寫
  • 10/15

    再次回顧

    從J-Pop到K-Pop——
    日韓娛樂文化考
  • 10/22

    再次回顧

    瘟疫蔓延時──
    機智作家生活

聯副 70 紙上展

聯副 70 紙上展
2021/09/30
報紙.聯副.丘彥明——我們的美好時代
蔣勳
立即閱讀
忠孝東路走九遍——紀念一個台灣最美好的年代和許多大大小小的天使(下)忠孝東路走九遍——紀念一個台灣最美好的年代和許多大大小小的天使(上)報紙.聯副.丘彥明——我們的美好時代文青小林成長物語(下)文青小林成長物語(上)弦語粹輯越過十九歲那座山——三個影響我一生的聯副主編(下)

聯副精選

聯副精選
1978/8/18
鍾肇政‧許信良‧林二‧鳳飛飛談通俗歌曲的民族化
彭碧玉

第一類接觸,意內;

第二類接觸,意外;

第三類接觸,意外的意外………

你從來沒有想像過,他們幾位會在一起討論問題,但他們會面了!

時間:六十七年八月十二日

地點:台北市

記錄:彭碧玉

攝影:李泳泉

鍾肇政先生,小說家。

許信良先生,桃園縣縣長。

林二先生,電腦音樂家。

鳳飛飛小姐,歌星兼節目主持人。

八月十二日上午,鍾肇政先生、林二先生欣然應約前來;隨後,許信良先生也從桃園縣政府趕到;最後,鳳飛飛小姐由母親陪同,出現在大家面前。

通俗歌曲抄襲風盛林二(穿淺藍色青年裝,載一副金絲邊眼鏡;身裁壯碩美國、日,聲音宏亮,帶一點家鄉腔):今天來談「通俗歌曲的民族化」這個問題,我覺得很有意義。

拿流行歌曲做例子,從本、韓國抄襲來的曲調佔了十之六、七,尤其以抄自日本的為多;仔細想想這種情形實在很可怕,我們自己的民謠寶藏、自己的音樂文化快被腐蝕光了!

鳳飛飛(咖啡色系列的服裝;淺咖啡色的絲質上衣,深咖啡色的長裙,並載茶色墨鏡,後來才取下;沒有什麼化粧,很樸素的樣子):在我演唱的經驗裡,我覺得最近通俗音樂的詞、曲都比以前進步多了。歌詞比較雅,歌曲也更富變化。至於引進日本的曲調方面,就我所知,日本地區也吸取了我們的曲子,改填歌詞,像「海鷗」、「雨夜花」、「梅花」等曲。我想,好的歌曲沒有什麼地域的界限;別人有好曲子,我們引進來;我們有好曲子,別人一樣帶過去。

鍾肇政(白色的短袖運動衫,灰色西裝褲,還載了一頂白色運動帽):過去我曾經是個音樂迷,但最近卻幾乎不聽歌了--因為聽不下去。我常在想為什麼我們的歌曲會變成這個樣子?在日本人統治下的時候,不准台灣人唱自己的歌,可是像「望春風」、「雨夜花」這樣的曲子還是被創作出來,而且大家偷偷地唱。今天,日本的曲子卻大量地變成中國歌曲,這是不是不太正常?此外,我覺得,我們的音樂界對於作曲者、作詞者實在缺乏適當的鼓勵,我寫過一本小說「望春風」,寫的是「望春風」的作曲者鄧禹賢一生的故事。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我發現日據時代的音樂家很苦,他們得不到應有的物質報酬和精神待遇;當時我認為那是異族鼓視的緣故。可是今天,作詞者、作曲人是否就有合理的待遇和保障呢?我覺得這也是目前音樂水準低落的原因。

作曲的人缺乏保障林二:的確,國內絕大部分作詞作曲家沒有合理的待遇和保障;一般來說,作一首曲子能從唱片公司拿到一、二千元就很不錯了--當然,那些寫電影插曲的人例外--唱片公司只肯給作曲人很低的報酬,是因為他們必須付很高的報酬給歌星。而事實上能付錢的唱片公司也很苦,他們獲利也不多,真正獲利的是那些一、二百家翻版盜版的「地下工廠」。這是目前音樂界沒有好曲子的原因,在得不到好曲子、或是基於省錢的目的,唱片公司抄襲外國的曲子是最方便的方法之下,當然因襲之風就大盛了。光復以前,像鄧禹賢、李臨秋等通俗音樂家,寫出「望春風」、「雨夜花」這樣的曲子,他們事實上還有收入(那時還比較保障著作權益);但光復之後,竟然作曲人有一毛錢都得不到的情形。老一輩的作曲家,不是快餓死,就是要改行,這樣下去,永遠沒有自己的曲子。

鳳飛飛:是呀,如果在日本,作曲家要是作出像「望春風」、「心酸酸」這樣廣受歡迎的曲子,一輩子都吃不完了。

中國向來重視音樂許信良(穿白色長袖襯衫,米黃色西裝褲,默坐一旁抽煙微笑,這時才發言):我雖然不常聽歌,但我曾經很認真想過音樂民族化的問題。我們中國,自古以來就很重視音樂,也很重視音樂對社會的影響,並要家音樂要「純正」。二千年前孔子就曾抨擊「鄭聲」是「淫聲」,認為那是亡國的音樂。孔子之後,歷代政府也都設有樂官,專司音樂的管理,制定音律;不只是管制某些曲子不能唱,也規定某些「音」也不能入曲。這種重視音樂對社會民心的影響的態度,產生對音樂的管制;甚至認為音樂是可以亡國的。中國歷代政府也反對流行歌曲,像鳳小姐唱的許多歌,相信如果是在古時候都可能被禁唱,可能和「後庭花」一樣,被認為是亡國之音。而皇帝如果是喜歡流行歌曲的,像隋場帝、陳後主,都被史家大力抨擊。中國歷代對音樂的態度向來是很慎重的,都採取管制的手段;這也許對中國音樂不能廣泛發展也有關係。今天的通俗音樂沒有民族性,當然作曲家沒有好的待遇、適當的保障也是一個原因;但這不是全部的原因,因為眾多的業餘作曲家,不為受保障才作曲的那些人,在眾多的作曲中,也應該會發出好的聲音。但連這樣偶然的好作品都沒有,這就值得研究了。音樂反應社會心靈我認為音樂(或者其他的藝術)都可以反應一個社會的心靈,這個社會的心靈在什麼層次、什麼狀態,音樂就會發出那樣的聲音。以十八、九世紀西方古典音樂為例,那種抽象、追求完美、講究系統的樂曲,我相信和當時德、奧的哲學有密切的關連;當時的哲學極重抽象、有系統的思考(黑格爾是一個代表),這樣的文化環境才產生那樣的音樂。

林二(插這來):你是說我們的音樂不好,是社會不好的緣故。

許信良(搖頭):我沒有這麼講。我認為,我們的社會缺乏一種高貴的、成熟的心靈,音樂是一個很直接的反應。音樂是社會的反應,我國古代有采樂官,他們採擷地方歌曲以了解民情,如果音樂不能反應,這種做法就沒有意義。今天,我們天天可以聽見流行歌曲,我們就不能忽視流行歌曲對我們的影響;至少對年輕人而言,那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以歐美的熱門音樂(即流行歌曲)來說,它就是反應歐美年輕人的想法--我獨斷地這樣想,它是一種活發健康的現象。而我們的流行歌曲,大部分可能就如孔子所說的「淫」,是不健康的。 這種現象,是文化心理低落的現象。

文化入超才是問題林二:我認為這是經濟發展與文化發展的脫節,金錢成為一切的主宰。至於民族化的問題,我認為世界正走向國際化的趨勢,但民族性仍然被重視,而且也不能抹煞。從美、日拿一些曲子來演唱本是無可厚非,但大量進口就有問題。這是文化上的入超,如果我們電視拚命播出熱門音樂時,美國的電視卻都是鳳飛飛,我就安心了。

(眾人大笑。)

鳳飛飛:事實上出口還是有,我們的歌曲也大量地推銷到東南亞,東南亞到處可以聽到我們的歌曲。

唱不出民族的心靈許信良(他的發言似乎是有系統的,但被打斷了;他終於找到機會接下去):音樂是每個人需要的,西洋歌曲受年輕人歡迎,東洋歌曲受中年人歡迎都有原因。年經人喜歡西洋歌曲,因為西洋歌曲使他感動,滿足了他部分的心靈;日本歌曲更是如此,由於兩國文化上的接近,滿足的可能變大了。但是,在我們自己不生產自己的曲子的時候,西洋歌曲、日本歌曲滿足我們的心靈只是一部分,只是人類「共通」的一部分。它們永遠不像我們聽到「望春風」這種曲子有那種親切的、鄉土的感覺,這就是「民族特性」的部分,只有自己的曲子才能滿足的部分。我不反對西洋歌曲、日本歌曲在台灣盛行,我擔憂的是沒有能滿足我們民族特性的那部分心靈的歌曲。

鍾肇政:好像音樂這樣的藝術必須得到一個強大力量的支持,譬如沒有宮庭的保護就不能產生貝多芬、海頓,是不是呢?今天我們音樂界是不是也可以努力爭取國家的支持?對音樂的環境的看法,我也很樂觀;在我小時候,我住的鄉下,孩子學鋼琴,那真是貴族化的玩意兒。現在呢?小孩子學鋼琴、小提琴的非常普遍,音樂的園地正在擴展,音樂人才也在增加,將來我們會有廣大的群眾基礎。正統音樂家應「下海」許信良:許多音樂家不重視流行歌曲,看不起流行歌曲;事實上我們學音樂的人很多,他們應該「下海」,從事流行歌曲的創作,我們流行歌曲的水準才會提高。

林二:我完全贊同,正統音樂家自侷於象牙塔之內,忽視了流行歌曲的影響力。而很遺憾的,作詞家也很差,有些歌詞作得比電腦作的還差。

(眾人大笑。)

許信良:我覺得文學家也要下海,這麼大影響力的工具,沒有人參加應用,太可惜了。我想請問鳳小姐,你唱歌的時候,自己是否被自己的歌感動--我想歌者必須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你對目前的流行歌曲滿不滿意?

鳳飛飛:不滿意,我常在錄音室前,面對一首不好的歌曲,唱不出來。我也曾經拒唱過不少自己不喜歡的曲子;也曾經為了一首好歌,到處奔走,希望有人把它灌入唱片。

林二:你很有勇氣,不是只為了錢。我覺得不只是作曲家、文學家要「下海」,「海裡的人」也要爬上來。

鳳飛飛:或許是沒有人去開導他們。譬如,電視公司可以公開舉行作詞、作曲的比賽,或把台灣有名的作曲家都邀請來,不管做示範、或提供參考,都對流行歌曲的創作者很有幫助。

民謠寶藏極其豐富鍾肇政:從前在我所住的桃園,客家人流行一種「採茶歌」。我父親曾經在閩南人的村莊做事,常常唱山歌給當地人聽,當地居民也都非常喜歡。這種超越語言的迷人程度,反應出我們的民謠潛力的豐富,是不是我們可以回頭來評估地方民歌的價值?或加以推廣或保存?

鳳飛飛:我自己非常喜歡民謠,我覺得民謠不發達和電視的傳播有關。電視不給民謠和流行歌曲公平的競爭機會,民謠自然難以流行。我自己能力有限,每次我的節目中,我都會唱一首老歌或民謠,目的就是希望流行歌、老歌、民謠都能以同等地位存在。

鍾肇政:我還有一個看法,林二先生目前正在整理過去台灣作曲家小傳。我相信,在過去,尤其日據時代,台灣出過許多優秀作曲家,他們作品到現在有沒有整理出來,他們生平事跡有沒有記錄下來,我想這點是值得做,也應該做。

林二:我正在做,還沒有做完,人還健在的便直接找他,人不在的,找他兒子或孫子,把作曲原版找出來,有很多曲子,現在許多被唱錯了,像「補破網」「雨夜花」和原譜唱的不一樣。譬如鳳小姐灌的民謠唱片裡頭,雨夜花歌詞的順序就錯了。

鳳飛飛:哦,我倒不知道,我是根據舊歌本唱的;也許歌本就錯了,我沒有考慮到。別人怎麼譜,我只好照唱。

林二:這不怪你,即使你想研究也沒有辦法研究。

許信良:歌者無罪。像這種事情,你(指林二)就應該寫文章公開指出來。歌曲不好,歌者沒有責任。

林二:我是指出來啦,但人家都氣我,怎麼辦?哈哈……我希望是大家合作,歌星能唱得好,出版商也應該找專家來看看歌詞。

鳳飛飛:我個人的出發點,是希望民謠不要消失。民族歌曲不要消失的確,歌曲是社會心靈的聲音;如果我們只唱別人的歌曲,怎麼反應這個社會呢?也不可能滿足這個時代的心靈。中國向來重視音樂,今天倒無視於通俗歌曲的「入超」,這實在是一個值得反省的現象。今天聚談的一位演唱者、一位音樂家、一位文學家、一位縣長,他們都認為歌曲要有民族的特性;發自民族的聲音不能完全為其他民族所取代,更不能完全沉寂。這個討論所提出的種種問題,希望能得到廣泛的關心,進一步合作去改良它!

立即閱讀